首页 >新闻

打游戏爆出一个傲娇总裁

2019-10-21 22:54:18 | 来源: 新闻

编辑推荐语:在爱情的世界里,我们总以为对方喜欢的是自己表现出来的美好善良的一面。却不知,爱情本身就可以包容很多不完善。

打游戏爆出一个傲娇总裁

院长不是蛇精病

01

纪虞目光深沉地盯着屏幕上那一串话,心头顿时1惊:叫你手贱!玩脱了吧!作死了吧!她掩面而泣,感觉五脏六腑都开始抽筋了。

刚刚热闹非常的群里现下气氛凝滞得吓人,电脑屏幕右下角的小喇叭吱了两声,她颤抖着打开来看,是人事部经理“壮士”发来的会话,只有简单的五个字:“院长,安息吧。”

纪虞:“……”又想哭了!

三天以前,纪虞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好妹子,她每天认真地写报告,抓禁言,关监狱,勤勤恳恳地干着自己的工作,不求升官发财,只求加班有钱。算出格的也就是私下里打打游戏。

她一直打算这么安安静静地过到2十五6,就找个靠谱正经的男人嫁了。然后这个小小的欲望就在三天前的半夜,弹指一挥间的功夫破灭了!

确实是1弹指的功夫。

只因她发了一个帖子。帖子名字很简单:本院长真身在此!内容很直观:本攻就是蛇精病,你打我呀哈哈哈!

一秒钟不到,楼下就疯狂地刷起了各种队形:

院长惊现!跪迎啊啊!院长威武霸气!吾等屁民折服!

深夜党果然是有福利的!第一次离院长这么近!截图记念!

院长我是你的精神病人啊啊求认领!

……

纪虞当时吃了1惊。适时她一如既往的在论坛里窥屏刷贴,然后看到了一个叫青天大臣的马甲发的分析游戏高手排行榜的火热帖子,排行首位的自然是:精神病院院长。贴中分析这位低调高手应该是个3四十的老男人,因为他无Cp,不逛坛,没有在任何除游戏外的地点出现过……

其言辞深入辟里,有理有据,就像真的一样!

就连纪虞这本尊都要信以为真了。她心头1火:说本攻不懂社交?不逛论坛?3四十的老男人?分分钟打你脸!手指啪啪啪一番敲打,发出了自己有史以来游戏马甲的第一个帖子!

于是……她就火了。

坐在电脑前的纪虞欲哭无泪,她本来以为那个时间的人都在玩游戏!深夜党什么的不是应当赶忙刷级吗?逛甚么论坛!更让纪虞心塞的是,她的帖子热度飘红最后竟然被置顶!短短两三天工夫,就收获了无数粉丝,他们还自发地组了个团——院长的精神病后宫!每天纪虞的邮箱爆满,后来她干脆就关了邮箱,围她的人太多,她干脆就不上线了。

纪虞愁闷一阵后,对这一切都淡定地采取了无视原则。直到今天,她上了自己的工作扣扣,在工作群里冒了个泡,将这次大学生毕业季新招聘的人员信息发给人事。

然后……

群里突然就冒出了几个陌生的号!

他们飞快地刷屏:惊现院长真身!

跪求院长收入座下!

院长我们是你的小甜心啊啊!

院长求收我们一起掉节操一起浪!

……

纪虞被那些飞快闪过的信息刺激得脑子一抽,手指习惯性地啪啪啪发了出去:口胡!本攻可是正经的人!若要入本攻座下,最少也要像本攻一样:撩得了妹子,泡得了汉子,找得到马子,踹得了渣子!

1秒钟后,她霸气的宣言下刷出一条新消息:BOSS沈总:呵呵。

02

纪虞火速关了电脑,瞪大了眼自我催眠:刚刚都是假的都是幻觉,佛说一切皆为虚幻……

认命吧!那个昵称和那万恶的“呵呵”才不是幻觉!纪虞心如死灰,趴在键盘上滚脸。嘤嘤嘤,BOSS不是常年不冒泡不说话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他们都以为他把群闭了呢!难道平时都在窥屏?

想到那张缺少表情波动的俊逸面孔躲在屏幕外偷窥的样子……

额……好像有点萌……

这么揪心揪肺地熬到了第二天,纪虞把自己整理一番,昂首挺胸地去上班。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攻称霸称王全部游戏,还应付不了你一个窥屏受?大不了辞职不干……

刚一进公司大门,纪虞就看见“壮士”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朝她一指,然后几个男孩就朝她飞奔了过来,脸上是如火的热情。

“院长我们是你忠实粉丝啊!”

“……”纪虞灵活一闪避开了他们,看向“壮士”。

那死丫头摊了摊手道:“新招的测试玩家,昨天就是他们在群里热情的和你聊天。淡定,这不关我的事!”

纪虞面无表情地收手,看向那几个青年,他们这才想起昨天惹出的祸,满是愧疚道:“院长对不起,我们当时只是情难自禁。”其中一人还羞涩地挠了挠头,“毕竟第一次看到偶像嘛。”

纪虞眼神锋利:“你们怎样知道我的马甲?”

为首的青年眼光闪烁:“我们通过论坛Ip搜索查到了你的扣号,在群里看到你的时候吓了一跳,然后就……”

竟然被人肉了!纪虞简直心塞!幸而她这人最擅长的就是过了的事就算了。反正……已倒霉了。她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不再理会几人就要进去。

青年连忙深情激动道:“对了院长!虽然我们还没泡到老婆,但是我们有一颗诚挚学习的心!”

他话音未落,一道低沉疏离的轻笑乍然响起:“呵……”

不是这么倒霉吧!纪虞绝望抬眼,就见身姿挺立的BOSS大人缓缓朝她们走来。

他在纪虞面前站定,那双清冷孤独的眸子在她身上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淡淡道:“院长?来我办公室谈谈?”

BOSS的办公室纪虞其实不陌生,她偶尔交资料的时候会敲开这道门,然后不到三分钟就会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工作之余进去。

沈BOSS于真皮椅上坐罢,悠悠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抬眸客气问纪虞:“喝什么?”

正紧张待阵的纪虞下意识脱口而出:“可乐!”

BOSS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一番,清冷道:“只有茶。”

那你还问。纪虞满脸幽怨:“我不渴,老板您有什么工作要交代?我立刻去办!”

BOSS一挑眉,仿佛觉得她转移话题的方式很有趣,他淡淡道:“听说你在游戏中挺出名的。”

纪虞委宛回答:“也就一般般。”

“嗯,公司自家的游戏常常玩玩也是好的。”BOSS点点头,细长的双手交叉置于桌上,看得纪虞两眼泛光,“不过重点还是做好本职。”

纪虞立刻指天发誓:“我都是在业余打游戏,工作中绝没有趁机摸鱼!”

BOSS抬眼看她,声音清冷磁性:“我相信你。”

纪虞差点感动得想哭!这声音太魅惑了!

魅惑的声音继续道:“正好公司负责游戏测试这块的管理离职了,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既然你玩游戏那末有经验,就顺便兼职管理这块吧。”

“……”她只想做个安静的GM啊!偶尔给“壮士”打杂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兼职!纪虞谄媚1笑:“老板您放心,我一定努力做好!”说罢又小心翼翼添了句,“您还有别的事?我该上线工作了。”

BOSS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纪虞大喜,正要转身,他又突然想起来似的说了句:“对了,你们说话方式挺有趣的,以后在我眼前也这样吧。”

纪虞身子1僵,饱含热泪:“喳。”语气活像个受委屈的小奴才。全然没发现刚刚还一脸严肃冷漠的总裁,此刻在身后正眸色深沉地盯着她,其炽热的程度,竟然跟之前那几个小粉丝有一拼!

打游戏爆出一个傲娇总裁

03

纪虞像平常一样工作完成下线,她突然想起从今天起自己又多了“兼职”工作,刚散去的愁闷又郁结起来。不过转念一想,多干活也总比丢了工作好,幸亏事情算是解决了,她心情稍松,开始了解自己新兼职的工作内容及流程。

但是几天过去,纪虞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以往每天下班她就会立刻离开公司,现在却是要拖延好久,因为她要去给BOSS做报告!

没错,BOSS亲自听她一个小管理做游戏测试报告。

她唠叨个把钟头,然后BOSS再提意见,问她的想法,这么“愉快”地聊着聊着,就可以一起去吃晚餐了。

公司职员纷纷表示艳羡。纪虞简直欲哭无泪!谁想跟老板一起每天吃晚饭啊!她一开始是拒绝的好嘛!

第一天,BOSS和她谈到日暮,抬起手漫不经心地扫了眼表,挑眉道:“该吃晚餐了,耽搁你这么久,正好一起去吧。”

纪虞已口干舌燥,恨不能立刻离开公司,闻言赶忙道:“工作上的事我们本就该鞠躬尽瘁!怎样能说耽搁时间!我家里做好了饭呢,老板您自己去就行了,不用管我。”

她笑得嘴角抽筋,BOSS很理解地点点头,似是无意般问道:“男朋友?做饭的男人不错,眼光不错。”

“不是不是,是我妈。”纪虞连忙否认,略羞涩道,“我还没谈过男朋友。”

BOSS一挑眉,上下打量她一番,语气颇怪异:“你今年23了吧?”

“……”他怎么知道!纪虞嘴角微抽,讪讪点头,“以前上学太宅了,所以就……”

BOSS的脸色仿佛柔和了许多,语气居然破天荒的柔和下来:“不错,现在的小姑娘都太早熟了,一点也不懂什么是矜持。”然后他眼光在纪虞身上又扫了一圈,浮上了些许笑意,又稀里糊涂地补充一句:“我也单身。”

纪虞:“……呵呵,这么巧。”

说起来BOSS这人其实真挺不错的,体贴负责,家世又好。虽然冷肃正经了一点,但这样的人靠谱……而且长的还好看!呸呸呸!纪虞,你瞎想甚么呢!这样的优良男肯定有的是美女追!

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动机撇开,纪虞暗暗揉揉发红的脸。刚想告退,就见BOSS一边穿大衣,一边从容地问:“去哪吃饭?中式西式?我个人偏好中式。”

如果没记错她好像刚刚已拒绝了……

仿佛猜到了她心里所想,BOSS抬眸微微一笑,“你住的是员工宿舍。”又补充1句,“单人的。”

……为何您一个大老板会知道我的情况?

被拆穿扯淡的纪虞饱含热泪:“喳。”

04

炫目的街灯从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外投了进来,打在坐在窗边的男子身上。

他眉目清俊疏朗,姿式优雅从容。坐在对面的纪虞恍惚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然后她1垂头,看看自己面前的1大碗鸡汤泡饭。哦!快要凉了,赶紧吃!

男人很快就吃饱了,看向刨饭速度加快的纪虞,清冷的眉宇微皱:“不用急。”

“唔唔!”纪虞塞着饭的空余里用力点了点头,心中泣血:都跟老板吃了这么屡次饭了,她却照旧不能适应那副唯美的画面,每次都要恍忽半天才回神,BOSS大人杀伤力简直巨大!

塞饭间,对面的手机响起一道短暂急促的铃声。

一直笼罩在纪虞头上,让她压力山大的眼光终究挪开。男人随手拿起手机点开,眉目不惊地看着上面一行行让人触目惊心的红字:“沈钦你大爷的!你特么还回不回来了!副本就要开了!你特么每天吱吱歪歪着要圣武,结果关键时刻跑去泡妹子!”

沈BOSS眉心微蹙,细长的手指动作飞快,“召集帮会拦住其他团队。发公告:哪家抢了圣武就灭族灭公会!我马上回去。”想到圣武的诱惑力,他犹豫一瞬又补充了句:“那些不听不服的人,告知他们,精神病院长不介意与他们谈谈。”

对面飞快地回复:卧槽你特么勾搭上第一高手了?赶忙的!什么关系报上来!

沈钦眉宇微扬,寻思一瞬后深沉地回复:“不是外人。”然后他收起手机,站起身看着纪虞,脸上一本正经:“公司还有些事忘了处理,你……”

“您快去吧!我吃完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纪虞心头如蒙大赦。

BOSS简直太体贴,每次吃完饭还送她回家……弄得她每次心里都小鹿乱撞。

沈钦也不多言,点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离去。他走过纪虞的身侧时,一股淡淡的清香传进她的鼻翼间,她禁不住抬眼去看他离开的背影。

那身形挺拔如青松,就像他人一样严肃疏冷……这样的人放出来简直就是祸患!

纪虞心下感叹。

她收回了目光,继续埋头吃饭,却有些食不知味。明明还是这些菜……怎样就觉得不如刚才的好吃了呢?

手机突然嗡的一响,纪虞心头一动。打开一看,果然是BOSS的短信:晚上比较危险,吃完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另,明天要进行你上次提案的审核会议,准备一下。

纪虞:“……”好吧,有些正经过头了。

这般想着,她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

打游戏爆出一个傲娇总裁

05

提案是关于纪虞兼职以后提出的针对测试游戏的改进和新增素材意见。一到家,她丝毫不敢耽搁地着手整理资料,心中一片火热:BOSS那末在乎她的提案,她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距离她住的小区百里外,是这座城市中最清雅的别墅区。口中说要工作的沈钦此刻正在其中一栋别墅的房间里怒喝:“特么加奶啊!奶妈死了吗!”

如此狂暴一个多小时以后,他终究长舒了一口气,懒洋洋地向后1仰,眉宇间满是得意傲娇地神色。

此时耳机中传来几个声音:“对了老大!把你家院长拉出来溜溜啊!”

“就是老大,话说还有好几个团队等着院长跟他们谈人生呢。”

沈钦:“……”

他语气轻蔑道:“几个渣渣还用得着她出手?”发完沈钦默默为自己点赞,要是纪虞上线的话,穿帮他不就为难了?

熬了半宿的纪虞整理完资料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会议纪虞斗志昂扬,提案一举通过。

沈BOSS对她表现出了高度的重视,让她主要负责这次更新策划。因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纪虞是忙得团团转。

从一开始的各种心塞,渐渐的纪虞越来越热衷于这类生活。

她虽然累,但是BOSS每天都陪着她一起加班,而且每晚都带她去吃晚饭!之前紧张的心情在日渐熟习的进程中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期待和欢乐。

纪虞很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和沈钦讨论游戏的事。每次看他优雅的姿式,她都忍不住想他要是不小心噎到会是什么样。

想象着那副画面,她噗嗤笑了出来,然后就觉得喉头被什么东西1堵……拼命咳嗽起来。

沈钦不动神色地递过去一杯水,淡淡问道:“在想甚么?”

纪虞眼珠1转道:“这次上元节策划,我觉得放花灯有些俗了,跟其他游戏没什么差别。”

“你怎样看?”

纪虞思索道:“古人言桃枝为约。不如就让玩家折桃枝表白,折枝任务总比买花灯买灯笼这些纯利益性事物更能激起玩家兴趣。”

她心里有些惴惴,毕竟上元这种节日对公司来说是赚钱的机会。

可是沈钦听罢,丝毫没有犹豫地就点了头。纪虞错愕,她咬了咬唇有些不放心地提示:“这可能会造成一定的损失。”

沈钦清冷的眉宇间浮上笑意,他看着纪虞的眼睛里写满认真:“我相信你能把它做好,嗯?”

对视间,纪虞脸颊浮上薄红,一颗心也像是要跳出来一般。然后她狠狠地点点头,清秀的脸上满是坚定和认真:“我一定会做好的!”

06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纪虞的生活基本可以用两句话概括:日夜操劳赛过牛,晚饭一刻甜成狗。

直到上元节前夕,她才终于有空玩玩游戏。从论坛事件起她就没再上过线,此时一上线,消息提示的声音持续响了很久。纪虞没看一眼就直接清空,随后她隐藏了昵称,换装去各城溜达了一圈。

街道上四周可见桃花灼灼绽放,节日的气氛在拥挤的人潮中尽显。大多数人都在讨论着上元节,偶尔有那么几个在世界频道上刷着有关圣武伏羲或叫骂第一公会凰天的消息。

转了几圈后,纪虞又去了高级野外区。山野中比往日更清冷了几分,显得有些阴森。她刚走了没几步,屏幕上竟弹出一个组队邀请。

纪虞想也没想便谢绝了,孰料那人竟赖上似的继续邀请。数次以后,她打算干脆把状态修改为不可组队。恰巧此时屏幕约请的对话框又弹出,她鼠标一点……聊天框里顿时热烈起来。

【凰天】亲你妹:嫂子!

【凰天】不逗不成魔:哟哟哟!嫂子我们是你的小粉丝啊!老大呢?你们又泡在一起吗嘿嘿嘿……

……

纪虞全部人都傻了。嫂子?甚么鬼!且不说她没有Cp,她的游戏人物是男性好嘛!

纪虞盯着唯一认识的那个叫“亲你妹”的ID,这不是“壮士”那个死丫头吗!之前她的游戏身份暴光后,“壮士”便死皮赖脸地加上了她。

“壮士你发什么神经?甚么老大嫂子的?再乱说我揍你啊!”

纪虞暴躁的想: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单身妹子!这可是公司自家的游戏,万一被boss看到,误以为……怎么办!

【凰天】不逗不成魔:嫂子……我们老大是天凰啊!你们不是昨天还一起吃饭吗?!壮士快呼唤你哥!嫂子要出墙!

纪虞:“……”既然认识“勇士”,八成又是那几个二货。想到那几个每天追着她请教如何泡老婆的屌丝青年,纪虞就怒目切齿!

“叮咚”一声,“天凰”加入队伍。

坐在电脑前的沈BOSS看到猝然出现在眼前的名字,手上1抖,茶杯“砰”的1声落地。沈卿这个坑哥的玩意!邀他入队的时候根本没说纪虞也在!

冷漠总裁一时间有些懵逼。

纪虞脸上却是一笑:正主来了?也好,直接把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家伙解决了!免得再造谣!

手指啪啪啪:

【医院】精神病院长:哟,小美人来了?本攻刚刚才得知你竟如此深爱本攻。让你独守空房,实乃本攻之过……

一瞬间,叽叽喳喳的几个人没了任何消息。

屏幕外,盯着那一行字的沈钦,脸上的表情凝固。

【凰天】天凰:……

【凰天】天凰:呵呵

“不过本攻可从未打算在游戏中……”纪虞还在打字的手一滞,默默地望着那两个字,心道这画风特么好像有点眼熟?

接下来她就知道,并不是好像。

队伍在沉寂中飞快被解散,纪虞蒙逼间,一个消息发了过来。

【凰天】亲你妹:死鱼,老大强迫我解散了队伍,目测他好像很生气。虽然幸灾乐祸有些不太好,但我还是想说……安息吧,哈哈哈!

纪虞:“……”老……老大?等等,此人这特么到底是谁?

手指微微颤抖的纪虞,脑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动机……

07

第二天一大早,眼眶上明晃晃两个黑眼圈的纪虞成功拦住了“壮士”,怒目切齿:“那个天凰到底是谁?”

“壮士”满眼沉痛地看着她:“面对现实吧少女,天凰就是我哥,实名沈钦,你的老板……”

虽然有了猜测,但纪虞还是如遭雷劈:“你特么从来没说过他是你哥啊!”

“勇士”捂脸娇笑:“哎呦,人家是实力派,不想被人说是走后门。”

纪虞:“……”

“勇士”看她垂头丧气的模样,良心未泯地安慰道:“好啦,多大事啊。我哥此人就是个死傲娇加闷骚,他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心里指不定怎样想呢。等过几天事过去了,你哄哄他,满足了他傲娇的心理,我保管啥事没有。”

纪虞满脸木然:“……”好像人设有问题?BOSS不是高贵冷艳严肃脸吗!

然后热忱如火的“勇士”跟她普及了一下自家哥哥的黑历史。

“小时候他尿了床非说是楼上漏水,惋惜我们住的是独栋别墅啊哈哈哈!”

“他把玩具弄坏了陷害给隔壁小哥,被我揭露后整整一个月没跟我说话!”

“玩游戏被杀了后暗中买号组团杀人家,赢了后甩对方玩家一脸钱说:哥就是无聊。其实就是报仇哈哈哈!”

纪虞一开始觉得三观尽毁,继而心水得不行。不愧是我家BOSS!嘤嘤嘤就是萌!但是听到这里她微微一愣,暗道后面那剧情好像有点耳熟啊。

她记得曾有个神经病每天带着一大帮子人截杀她,她砍人砍得实在是烦了,任那人把自己杀了,图个清静。那神经病还给了她一笔钱,她用来买了装备,至今还在用。她谨慎地问道:“他被谁杀了?”

“勇士”乐得不行,哈哈笑道:“就是你啊。”

纪虞全部人都不好了:“……可是我没记得我有杀过天凰啊!”

“壮士”差点笑疯了,“你不知道!那时他刚开始玩游戏,十级以下的白装!你途经打怪时霸气略微侧漏一点就够他问候几次孟婆了!”

纪虞:“……”

“勇士”收住笑,怜悯地看着她:“顺便说一下,依照我对我哥的了解,他一开始知道你是精神病院长后,接近你估摸是想暗中报复来着。”

简直生无可恋!纪虞悲痛捂脸,她一直以为BOSS是看重她!

纪虞思考了大半天人生,最后干脆一咬牙,决定跟BOSS大人做一场深入灵魂的认错及……交换!

她事先猜测过BOSS看到她的一切反应:漠然的,生气的,怒斥的……但是进门后看到他的反应时,她还是一愣。

BOSS没有任何反应!他就像没事人一般,清冷抬眸:“有事?”

纪虞握了握汗津津的手,在逃避和主动认错间犹豫了片刻,坚定道:“老板,我昨天不该调戏你,对不起!”

气氛顿时1滞。纪虞凝望着那张表情不变的面孔,继续道:“我并不知道那是您,如果知道……”

沈钦终于开口,他仿佛面有不快:“如果知道就不敢那末说了?”

纪虞:“……”这她该怎么回答?

沉默片刻,沈钦的脸色愈来愈冷,他的小情绪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呛声道:“女孩子还是矜持一点好,别总是嘴上胡乱撩人。”

纪虞目瞪口呆:“我不是!我没有!”

还狡辩?明明当时不认识天凰就说那种话!沈钦也气得够呛:“难道昨天上你号的不是你吗!”

看他一张夙来冷清温润的脸现在都气红了,纪虞心头1急,脱口而出:“我当时字还没打完呢!我就怕万一你看见他们胡乱说的那些会误会,想跟天凰说我不处游戏cp来着!”

沈钦一愣:“甚么……?”

纪虞深吸一口气,她自己也有些晕乎。一开始本来是为了跟上司告罪,可当话出口的一瞬,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这个人在她心中的份量已经这么重了。

重到她会在乎他的情绪,期待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孤身一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他,然后就忍不住笑……

那些汹涌澎湃的情绪在心中回荡,纪虞抬眸直视着他,像是充满了勇气:“如果知道是你,我会说……躺平任调戏!”

一瞬间,沈钦脸上像是闪过无数喜悦,可顷刻又被压下,他眸中难得露出一丝忙乱,像是回避着什么一般,道:“办公室里不准谈恋爱,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我还有个会,先走了!”

08

正好公司事物都告一段落,纪虞请了三天假,打算在家里好好思考一下人生,顺便……修补一下自己崩塌的三观。

操纵着游戏中的青袍剑客漫无目的地瞎逛,纪虞心头颇乱。她知道她现在的举动有回避的意味,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沈钦。

倒不是在乎他傲娇小气,也不是不喜欢他了,只是……她不知道在他眼中,她到底算甚么?之前的暧昧现下看来像个笑话,如果他根本就对她无意,她该怎么办?

游戏里大半的地图都转了1遍,纪虞心思渐渐变成了:不知道之前是在哪里杀了他。

她走过一片高级荒野,不远处传来响亮的凤鸣,伴随着各种技能的光芒闪烁。纪虞漫不经心扫了一眼,立时愣住。

那独立于数人之前的男子满身极品装备,手中持一把森寒酷厉的七弦琴。那是圣武伏羲琴。

沈钦冷冷地看着包围着自己的人,纤细的指尖轻挑,便是光华漫天,数命飞逝。然而目之所及,有泱泱千百人,圣武也杀不过来。

为首的几个公会长一边打一边骂:“砸钱弄了一个第一公会还真当自己本事了?还想勾搭精神病院长,惋惜人懒得理你!”

游戏中最大的女玩家,公会会长娇嗔笑道:“平时你们凰天不是蹦跶得厉害吗?不是要灭族灭公会?哟哟哟,我们好怕怕,精神病院长呢?宝宝可想跟他谈人生了。”

她话未消失,一道凌厉森寒的青光骤然从她身后爆起,将那妖娆的身段毫不留情地砍成了两半!白光顿逝,青袍剑客冷冷抬眼,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古怪锋利的寒剑,他的面上冷得像是敷了霜,他道:“你们谁还想跟我谈谈人生?虽然过来!”

纪虞愤怒地看着屏幕中的人物,纤细的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青光闪烁,清音高吟,她从未和沈钦在游戏中配合过,此刻却恰如天成。

青袍剑客的走位极其诡异,每道光落,必有命逝,而伏羲琴更善于群攻。但是他们最后还是没有撑过人海攻击,双双坠入奈何。

孟婆前是冷冷清清的人流,纪虞转了一圈,找到漠然站在角落的沈钦。

一见她过来,沈钦便率先出口:“怎样?要收名誉使用费吗?我是用你的名头吓唬他们了,也砸钱弄了第一公会。我此人也确切小气,没用,坏了你心目中那个优雅的形象了?呵呵,那还真是抱歉。”

纪虞:“……”这类傲娇的即视感!特么简直太萌了!她被萌得不行不行的,脸在键盘上滚了两圈才恢复过来,笑眯眯地问:“所以那天你的回复也是在这类强烈的个人情绪下驱使的?”

极品战士瞪着青袍剑客,不说话。

纪虞叹了口气,她之前百般纠结千般愁闷,然而在看到那人辱骂他的瞬间全然消失!她此人素来不爱生气不爱结仇,不知多少年都没这么发过火了。于是她便明白,她是真完了。

她浅笑道:“不管之前的缘由是什么,那句话,永远作数。”

战士微怔:“什么话?”

纪虞恍如能透过屏幕看到他挑起的眉。她对着游戏,像个傻子一样笑了起来:“你的人,当然躺平任调戏了!”

战士瞪着眼前跟个傻逼似的第一高手。许久后,转身傲娇地投胎回城!

纪虞也不阻拦,她笑眯眯地打开世界频道,慢吞吞地发了第一个公告:即日起,本攻加入凰天公会,天凰乃本攻夫君,谁若敢欺之勾之,先问问本攻手中的剑!

09

沈卿通过了她小伙伴的公会申请,然后转头看向照旧傻傻愣着的自家哥哥,无奈叹息道:“哥,你看我小伙伴这么霸气地追你,你好歹给人家个反应嘛。”

沈钦破天荒的没暗讽mm,蹙眉看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沈卿:“……她在跟你告白啊,特么这么明显!姑娘家的自持都不要了好嘛!”

沈钦缩在椅子里:“可是她喜欢的是那个严肃正经的我啊,那只是个假象,是假的。”

沈卿默默看着自家哥哥,心道你特么终于认清自己的本质了,你这么多年装的不是很起劲吗!她叹了口气:“放心吧,她现在比你明白那是假的,你如果喜欢她就答应,无感就早拒早超生呗。”

沈钦看着屏幕上的那句话,其实一开始只是好奇,好奇那个第一高手怎么会是个文静的妹子。但是在接触的进程中越来越忍不住想更亲近些。所以才故意误导他人,说甚么嫂子,所以才会那么在乎她喜欢的是否只是他的面具……

上元佳节,美人有约,桃枝为定,共寝百年。明天就是上元节了。他看着大街小巷中被朵朵桃花装饰的上元节预告,转头问沈卿:“城里或周边哪里有桃树?”

纪虞不知道自家萌萌哒傲娇总裁正揪着妹子去折桃枝。她很忙,忙着过五关斩六将的通任务。

看着那一重重画风清奇的任务要求,她简直恨不得剁手!叫你手贱!当初想着虐这些脱单狗一把,便让策划组的妹子专门搞得古怪些,谁料最后她自己也倒霉了!

半夜凌晨,十二点的礼花在游戏里的天空中乍然盛开,开出璀璨的桃花样子。纪虞终于干完了所有任务,在这人潮蜂拥的关头摘下了第一枝桃花,然后她踩着桃花灯投下的光,一路找到了她的战士。

凰天的妹子汉子们在周遭狂叫,青袍剑客穿过人群,稳稳单膝跪地,他看着眼前光华璀璨的战士,将手中灼灼盛开的桃花举起:“若以桃枝为约,君可愿与我一世安好?”

战士垂眼看他,很久叹了口气:“卧槽短信终究来了,嫂子,也许你应该下楼看看。”

就像一盆冰水泼向了热火,周遭顿时1寂。纪虞整个人都懵了!她扭曲着脸维持住刚建好的三观,深吸好几口气才压制住“哔了狗了”的心情,然后冷静地又看了遍那句话,顿时心头1颤!

她刷地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之前还亮堂的屋里此时有些看不清,害得她被东西绊了好几下。打开门,纪虞跌跌撞撞地朝着楼下跑去,第一次觉得宿舍楼这么高!她穿过寂静的楼道,抬眼便看见了夜色中的人,身姿挺立,手中还拿着一根桃枝。

他的眉宇一如既往的清冷,却在看到她的瞬间,溢出了满满的柔情。

三月春稍,夜里的凉风飒飒。沈钦看着愈来愈近的女孩,缓缓勾出了一抹笑,他单膝跪地,将桃枝举于眼前。枝上三两个花骨朵颤巍巍地轻晃着,在月光下映出瑰丽的光影。他道:“我愿以桃枝为约,卿可愿与我一世安好?”

10

小番外

很久以后,一天,纪虞下线后看到自家老公在逛论坛,凑过去一看,讶异道:“咦!青天大臣!你这个昵称看起来好眼熟。”

沈钦一挑眉,懒洋洋道:“你看错了吧。”

已熟习了他傲娇属性的纪虞一缩脖子,嘲笑:“额,应该是看错了,呵呵……”我擦!不就是当初说她是老男人害得她从此低调是路人的那货吗!

全文完

责任编辑:余生

彩库彩宝典香港最老版

徽赢棋牌下载

一休棋牌下载

猜你喜欢